您就是我的神,我爱您。

【GG/SS】日暮余音 Chapter 6

   这么久没更了我懒癌我的锅


Chapter6


   傍晚阿诺德回到庄园的时候,弗朗西斯仍然将自己关在卧室里。阿诺德倒也不在意,照样有条有理的做自己的事情,而弗朗西斯却更不想把自己从卧室里放出来了。这样奇怪的气氛笼罩了两人两个人星期,直到阿诺德放出自己的守护神进到弗朗西斯的房间里并邀请他共进晚餐。
    说来也奇怪,虽然弗朗西斯心里万分不愿意,正当他想拒绝的时候,本能里奇怪的感情却支使着他推开了门,下意识的答应了下来。
    这两个星期里他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就想阿诺德说过的,朋友之间的记忆。那个时候的阿诺德比现在还要不近人情,但不知怎么的,他就是被那留给他的漆黑的背影深深地吸引,自己也不太清楚这份感情。
    阿诺德就在餐厅里端正的坐着,脊背挺直的弧度好像一千年都没有改变,脖颈也微微的 仰着,浅绿的眼睛凝视着餐桌上摆着的一瓶花,看起来就像一副安静的画。
    弗朗西斯走进餐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和记忆深处的背影深刻的重叠了起来,这让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生怕这微小的声音也会击碎这难得美好的回忆。
    他一下子忘记了困扰了他两个星期的烦恼,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突然阿诺德转过了头,细碎的银色发尾扫过他安静靠在说上的双手,弗朗西斯眼睛都看直了。他看着弗朗西斯,从喉咙里掷出一句话:
    “这两个星期的闭门不出是让你产生了什么误会吗?还愣着干什么,坐。”他皱皱眉,眼里莫名的闪过一丝水光。
    弗朗西斯如梦初醒,赶紧坐到了长长的餐桌对面,将叠成船型的餐巾拆开铺在两腿上,心里痒痒的。
晚餐还是庄园一如既往的味道,弗朗西斯心不在焉的吃着自己的浮岛蛋糕,偷瞄着阿诺德吃掉土豆泥。那动作优美流畅,一抖也不抖,好像自己两周的缺席并没有影响到对面人一丝一毫,想到这里,弗朗西斯禁不住的一阵丧气。
    果然时间是最能改变人的不是吗,你看他眼里都没有过去常带着的冷漠了。

    冬天的雪渐渐地停了,春天的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雨水打到庄园里的残雪上,就像被吸走了生命变得灰暗,消失在没人看见的角落里。
    寒假要过去了,弗朗西斯百无聊赖的瘫在床上,脸上盖着本从藏书室不知道哪个角落找 出来的书。要是夫人看见他定会说是他整个人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要是放在以前,阳光之家大名鼎鼎的弗朗西斯·霍利哈德才不会时时刻刻关注着什么人,也不会抓紧时间去看书。用她的话来说,霍利哈德就是一个讨人喜欢,天真烂漫的孩子,虽然经常会做出一些不太符合小孩子脾性的事情。和很多的人关系都很好,但是却好像淡然的处在人群中央,什么也不沾,一个人。不过都是孤儿,性格再古怪,她也能理解。
    可是现在呢,霍利哈德变得更加随性了,好像也找到了生活重心,但时时刻刻都发虚,对生活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充满了迷茫和无所畏惧,而之前勇往直前的乐观却被消磨了不少。
    阿诺德替他找到了新的学校,弗朗西斯没什么感觉,任由着他去安排,反正上学什么的,在哪里不都是一样的吗。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好像越活越回去了,他开始渐渐的想起一些曾经的,支离破碎的片段,并试图用他们来拼凑出阿诺德曾经的样子。
    阿诺德,不,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最为显眼的就是他身上常年披着的墨绿色斗篷,拖地的部分还用暗银色的线绣出法阵的模样,这也是他最为人熟知的特征。他的头发常年 高高的扎起,银色的,晚上看特别像是天上洒下的星光。
    不过这倒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一般也没什么人敢看。剩下的......他也想不起来了,只有看着现在的阿诺德偶尔一两个动作,慢慢的尝试打开那扇透了一点缝的记忆的大门。
    弗朗西斯有些发呆。他闭着眼睛,想象书上的文字正一个一个跳下来钻进他的脑子里,能够打乱组合成不一样的顺序,尝试着编出被遗忘的曾经。
    那幅画像也是沉默了很久,变得很少和弗朗西斯说话了。他一直晒着画里稀薄的阳光,在一棵大树的浓荫下半死不活的瘫着。
    弗朗西斯觉得那副神秘的画像一定知道些什么。

    二月份晴朗的一天,弗朗西斯被阿诺德牵着走进了圣西门小学的校长接待室里,来到校长的面前。
    “日安,杜布雷奇先生,我只之前申请转学的弗朗西斯·霍利哈德的监护人阿诺德·普尔兰。今天就是约好的那天了。”
    “请坐,普尔兰先生,还有这位小先生。”校长杜布雷奇是个高瘦的中年人,笑起来很和蔼,他抬手向他办公桌旁的两把会客用的椅子示意。
    阿诺德和弗朗西斯也就坐下,弗朗西斯穿着小皮鞋的两脚百无聊赖的在椅子下踢来踢去,硬底和铺了地毯的地面碰撞发出喑哑的闷响。
    弗朗西斯心不在焉,金色的脑袋四处张望着,没兴趣听着阿诺德和杜布雷奇又说了些什么。
    “……看来小霍利哈德先生对我们的谈话并没有什么兴趣,”校长先生转头看他了一眼,又接着对他的监护人说了下去“那么普尔兰先生,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办妥了,我现在就带他去他的班级。而您,可以在下午三点三十分来接走您的孩子。”
    校长说着就走出了他的办公桌,阿诺德也跟着起身,看着杜布雷奇牵起弗朗西斯,便弯下腰贴在他的耳边说:“下午见。”说完便直起身,戴上来时的黑色帽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可以想象,阿诺德二十分钟后就回开车出现在公司的楼下。
    “那么小霍利哈德先生,我们这就要去教室了。”校长抓住了弗朗西斯的手,弗朗西斯拉了拉自己的外套也任由中年的校长拉着,走到了铺着光滑木地板的走廊尽头。
    “咚咚”校长抬手敲门,然后将弗朗西斯送了进去,并对出来的老师交代了几句,这才又背着手大步走回了办公室。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弗朗西斯就准备找个空位坐着。说来也奇怪,这个班上人也有不少,可一个头上有道闪电型疤痕的男孩周围却一个人也没有。弗朗西斯也不纠结,坐到了那个男孩的旁边。
    男孩怯生生的,战战兢兢的开口:
    “呃,那个,你好,我,我叫哈利·波特。”他腼腆的说到,眼神也四处游移,看起来有几分尴尬,似乎也没想到转校生会和他坐一起。
    弗朗西斯挺开心的拍了拍他,他有点惊讶。
    “弗朗西斯,你真是个好人!”哈利脱口而出。
    “诶,谢谢啦哈哈哈,我也不是很熟悉这里的一切,你可以帮帮我吗?”弗朗西斯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人缘不太好的小兄弟这么可爱,挺适合聊聊天的。
    “我,我可以吗?”哈利有点惊讶,那副可笑的眼镜几乎要从他的鼻梁上滑下来。“可是和我在一起的话,你会被达利他们欺负的。”说着哈利又低下了头,肩膀也不停地抖动,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没什么啊,难道他们讨厌你?”弗朗西斯淡淡的说,眼神也顺着哈利刚刚看的方向移过去。
    哈利没有回答他,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啧,明明就是一个小胖子嘛,看起来也不是好厉害,就知道欺负比他们弱小的孩子。弗朗西斯在心里鄙视了一下他们,完全没有自觉自己代入了大人的视角。
    达利冲他挤着眼睛,脸上的肉都要把本来就小的眼睛挤没了,时不时往哈利这里看看,那双小眼睛里偶尔露出一丝轻鄙的凶光。
    可能是弗朗西斯和哈利之前的行为有些亲近,达利便自然而然认为他们两个是一起的,因此也越发的讨厌起弗朗西斯来。
    这边哈利还没和他说几句话呢,肥壮的达利就大摇大摆的领着他的两个跟班来到了弗朗西斯的面前。这样样情况下哈利要是放在平是早就一溜烟儿跑没影了,而他现在身边还有个刚认识不久的弗朗西斯,他不敢丢下他自己跑掉。
    “哟呵,我们的波特小少爷今天是找了个新帮手啊,皮尔!”达利说,语气里跋扈的成分占多。
    也不需要多提点,他身后两个跟班里骨瘦如柴的那个就立马上前将哈利的两手反剪在身后,叫他跑不掉,达利上去就准备给他一拳头。
    弗朗西斯心中一凛,刚想出手阻止,却发现达利吃痛的惊叫一声,瞬间抽回了他的拳头的同时吓得皮尔也松开了手 哈利得以解脱。达利不时对他的拳头吹着气。弗朗西斯这时注意到达利的拳头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粉红色,看起来是被烫伤了,想着伸出手在达利手上又摸了一摸,引来了他恼怒的谩骂。
    弗朗西斯眯了眯眼,看了看惊慌的哈利,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
Lof非要说我有敏感词

评论
热度(4)

© 杉柳飞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