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我的神,我爱您。

【GG/SS】日暮余音 Chapter2

一不小心就三个星期了

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慢

文也挺渣

>>>

今天出来了一个神奇的角色感觉很棒!

——————————————————

阿诺德带着弗朗西斯回到了他的书房,在两个书柜之间的扶手椅上坐了下来,桌上出现了两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红茶。
  

   “挺冷的,喝点红茶暖暖身子吧。”阿诺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面的男孩,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男孩皱了皱眉毛,还是将茶端了起来送到了嘴边,看起来极不情愿的喝了一小口。
  

他看了看办公桌后挂着的一副大火的油画,欲言又止,端着茶杯的手都重重的抖了抖。
  

“看起来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动了动脖子,阿诺德先开口。
  

“我不想叫您'父亲',先生。”弗朗西斯说,抬起了头。
  

“你尽管叫我'先生',称呼我为'父亲'对你对我都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好的先生,”弗朗西斯看起来放开了一些,动了动手臂,继续说“可是您为什么要收养我呢?”
  

“我记得我告诉过怀特夫人我为什么想要收养一个孩子。”
  

“可是很明显,您并没有什么亡妻,您甚至没有结过婚。”
  

“我确实是结过婚的。”不知为什么,说起这个话题让阿诺德的语速放慢了一些。
  

“那您的妻子呢,难道去世了吗?”弗朗西斯不相信的继续。
  

“她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那您的年龄是多少呢?”
  

“二十八。”
  

“好吧。”
 

“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弗朗西斯一愣,难道他自己还是其他什么厉害的人物吗?他不过就是个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罢了,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有见过。

 

“什么意思?先生难道要说我是什么伟人的后代吗?”这么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笑容。

 

“当然不是,”阿诺德绿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可你是与众不同的,你以前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一点吗?”

 

“你指哪个方面啊先生?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个普通的孩子。”

 

“你是个巫师。”阿诺德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没有管顾他脸上的吃惊。

 

“原来之前的那么多奇怪的事是因为魔法吗?”弗朗西斯打直了背,身子向前倾问道:“这么说来,先生你一定是很厉害的巫师了。”

 

“我是巫师,但是厉害与否不是靠自己来评价的。”

 

阿诺德换了个姿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弗朗西斯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那么你就去四处看看吧,熟悉熟悉新的环境,”阿诺德给了他这样一句话,“你的房间在二楼左边最尽头,东西已经给你放好了。”
  

“好的。”
  

“七点记得来餐厅吃晚餐,就在一楼大厅右边的地方。”

 

弗朗西斯离开了他的书房。他把自己往扶手椅里靠了靠。
  

左边锁骨的地方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酥痒,让他难受的皱了皱眉。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往事,觉得那处的不适更盛了。
  

身体感觉到了疲惫,让他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很不好,看来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弗朗西斯来到了三楼,大理石和木制的走廊左边又一个小房间--他刚刚在逛遍整座房子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推开了那扇门。
  

下午五点的阳光火红地从巨大的窗外透进来,将房中摆设的影子拖的老长。
  

这是一间画室,周围的陈设都十分的古旧,一切的装饰都还是许多年前时兴的款式。
  

空气中有一些不透明的微尘在上下浮动,好像很久没被使用过了。
  

角落里混乱的堆着一些未完成的画,摆着一罐罐玻璃瓶装的暗色颜料,甚至随处扔着一些用废的画笔。
  

房间的中央摆着一个白布蒙着的画架,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灰。
  

弗朗西斯揭开了那层布满灰尘白布,看到了一幅和周围颜料颜色一点也不同的鲜艳的画作。
  

里面有一片草地,一个小湖,还有一个抱着膝盖坐在湖边的金发年轻人。
  

在揭开蒙着的那层布的时候,画里的男人动了动他的身体,有点不自然的转过了头,随即睁大了眼睛,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弗朗西斯很好奇。
  

可是这种好奇也只保留到了他看见男人面容的那一刹那。
  

弗朗西斯惊得说不出话,画像里的那人也一样。可是画像的眼中还带着另一方面的惊讶。
  

他们的长相一模一样。
  

如果硬要找出一些不同点的话,那么可能就是画像有一张成年后弗朗西斯的脸,而他的头发也比弗朗西斯长得多。
  

“嘿,伙计”画像里的家伙先反应了过来,嬉皮笑脸的和他打起了招呼“虽然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但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哦,”弗朗西斯愣了一下“我叫弗朗西斯 霍利哈德。”
  

“我以前没见过你啊,你是新来的嘛?”画像继续说道。
  

“是的,先生收养了我。”提到这件事,弗朗西斯心里不太舒服。
  

“没什么的,我今天只是比较兴奋。”画像低下了头,变得有些落寞,接着用伤心的语气说“这是我八年来第一次看见太阳。”
  

“为什么呀,你被放在这里把八年了吗?”弗朗西斯有些替他难过,但他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可能是长的很像的缘故。
  

“因为他不想见到我,还专门找了一块特制的布,连阳光都不能透进来。”
  

“先生不是这样的人啊,这样的想法应该不会出现在他脑海里吧?”弗朗西斯试探性的问。
  

画像讶异的抬了抬头,觉得弗朗西斯的话非常奇怪。
  

“我被画成已经有八百多年了,和我一起被画出来的还有两位美丽的女士,不过她们一直呆在一起也不常出她们的画框。但你的先生,从画好我们之后,常常来看我们,而从八年前开始,他就再也没来过我这里了。连带着我连阳光也照不到。”
  

“八百多年!”弗朗西斯认为画像欺骗了他“你一定是在骗我,哪有人能活到那么久!”他有些着急。

 

“我没有骗你的理由。你看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说不定你就是小时候的我呢。”

 

说完这句话,画像有些发愣“我觉得真的有这种可能,魔法就是那么神奇不是么。”说罢挠了挠头,蓝眼睛眨了眨“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开个玩笑。’

 

“哦,”弗朗西斯回答,被这句话搞得有点无可奈何“那你一定知道先生的很多事了。”

 

“也没有吧,他在我面前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让我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样一来我还挺感激他把我放在这里不管不问。”画像瘪了瘪嘴。

 

弗朗西斯向画伸出手,把手指放在了画像的脸上,惊的他向后猛的一跳,想要逃离那伸过来的手指。

 

但是他并没有躲开,弗朗西斯在他的眉毛处揉了揉,看着画像龇牙咧嘴也躲不开的表情,放松的笑了笑。

 

“这么看来你说先生活了八百年一定是在开玩笑了,我还能把你画上的颜料摁下去呢。明明被画出来也没多久,却老是爱开玩笑。”

 

 

”挺晚的啦,我先走了。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有点可惜,可是很高兴认识你,我以后可以常来吗?”

 

“这就要问你的先生了。”画像噘着嘴说“一定要再来陪我说说话啊小伙子!”

 

“我会的。”弗朗西斯露出了开心的笑。

 

已经快要六点了,弗朗西斯赶紧离开了画室,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收拾。

 

他来到了阿诺德指定给他的卧室,发现什么都已经布置好了。

 

有立式的木质衣柜,占据了一面墙的落地窗,窗前的小桌和配套的两把扶手椅,壁炉中的柴火燃的很旺,散发出了令人舒适的暖度。

 

天花板上绘着令人目眩神迷的海底景象,从下往上看去,就像真的置身于海底,看着水面的波光粼粼。偶尔游过几条银色的小鱼在摇摆的水草中穿梭。

 

当然,最令他感到满意的是房间中央靠墙摆放的一张柔软的四柱床。厚厚的绒被铺在其上,四角还垂下来些金黄的流苏,看上去既舒适又柔软。

 

弗朗西斯感到有些恍惚,今天上午他还处在孤儿院不舒适的,背光的房间里,床也是硬而难过的,一下子来到这里让他恍若隔世。

 

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玩了一下午也没觉得累。但是看到那张柔软舒适的大床,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困倦的俘虏,直接倒了上去。

 

看着自动合上的深红色幔帐,天花板好看的图案也被挡住了。他整个蜷成一团,连衣服还没脱,幻想着一个小时后的晚餐。

 

一定要有柠檬和橄榄,还要有芝士牛肉烤土豆!当然来点乳酒冻那就更好了。

 

这么想着,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tbc


我知道拖了很久:(

这一章的对话简直挑战我的文力极限:(

不会写对话

不喜欢可以直接点右上角的小红叉

当然你们能喜欢就最好啦:D

评论
热度(3)

© 杉柳飞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