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我的神,我爱您。

【狮蛇】日暮余音 Chapter1

大家好我是杉柳

文风清奇

这是我脑补了半年的故事可能细节废的要死

高一狗九科作业

大概周更or两周更的样子

阿诺德 普尔兰【Anorld Pureland】就是ss
至于弗朗西斯 霍利哈德【Francis Holyheart】你们猜也猜得到就是gg
脑洞清奇系列》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论神奇的开头#

Chapter 1

玫瑰纹的银餐刀像烧滚了插进黄油里一样轻松地切开了烤香肠,和它同套的银餐叉则将切断的香肠段叉起来,到番茄酱中蘸了蘸,便将食物送入了用餐者微张的口中,他满意的笑笑。

 

显然食物是美味的,它极大地取悦了阿诺德的食欲。

 

很快,盘子另一端的煎蘑菇也受到了同等的待遇,接下来是烘豆,西兰花和煮马铃薯。最后才是一旁小碗盛着的蔬菜沙拉,他们被小勺一点一点的舀起吃掉了。

 

吃过了酒浸果酱布丁作甜点,将刀叉放好,阿诺德才满意的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抿了抿指尖。

 

他端起他偏好的果酒走到了窗前,小口地喝着杯中透明的液体, 苍白修长的手指舒服极了地抚摸着椅背。只有窗外树梢挂着点的残阳红光透了进来,照在他是不是滚动的喉结上。

 

这种酒清冽微甜,总是让他回忆起许多过去美好的事。

 

房间里的光是由一支支蜡烛提供的,它们中大多都安静地漂浮在半空中。在高处或低处恰到好处地使房间亮堂起来,让阿诺德看向窗外时在玻璃上投下一个虚虚的影子。

 

他今天把头发束得很紧,扎得很高,仅有左额前银白色的一缕垂下遮住了点淡绿的眼睛。他的皮肤带有病态的苍白,仿佛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似的,一身墨绿近黑的曳地长袍更衬得他有些单薄。袍脚能看见些细密的防尘咒小符号。

 

他偏了偏头,看着窗外依然没有完全落下的夕阳干脆坐了下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任凭整个人都陷在了扶手椅柔软的靠背中。

 

右手酒杯中的酒已经喝完了,他便将它放了回去,穿着这身暗色的衣服仿佛是等待要去参与什么严肃的典礼,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阿诺德保持了这个姿势很久,餐桌上食物的痕迹早已已经消失不见,他没有动弹。

 

天已经全黑了,从被树枝挡住的缝隙向天看去并没有什么星星,阴森森的,让人背脊发凉。

 

时间到了。

 

可以说是迫不及待的,抬头,起身直到头也不回地离开餐厅都仿佛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事,只能听见靴底和木质地板碰撞发出的‘哒哒’声。

 

走廊有拱形的天花板,四周悬挂着一幅幅风景画,照明换成了壁灯。阿诺德打开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穿过了两个房间,袍脚在他走动时与地毯摩擦,然后碰到了堆在墙角的一叠文件。雪白的纸在他带起的风里飞扬起来,但随着他右手的一指便老老实实的恢复了原状,好像刚刚飞起来的场景都是他出现的幻觉。

他下了楼梯,再穿过三条那样的走廊,便能看见一间堆放杂物的储藏室。阿诺德开了门,挥开那些小瓶子,使它们排列整齐的堆积在杂物间的另一边,耳他奏性的那个角落里,只有一只石制的滴水兽。

 

阿诺德摸了摸滴水兽凹凸不平的头顶,将手指放在某个凹下部位,俯下声轻轻的用谁也听不懂的嘶嘶声说了一句什么,滴水兽就像活了过来一般“咔哒”一声的挪开,拉开了他身后的通道。

 

通道是狭窄而粗糙的,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新世界,这里窄小,阴冷,墙上也只有暖不过来的火把,在粗糙的石板壁上反射。这是一段刚好够一人通过的阶梯,阿诺德一级一级沿着通道下走,微微的侧着身子,直到来到一个方形的石室。

 

城堡里的东西放在这里是最安全的。

 

石室的中央是一个被支架托着的脏兮兮的预言球,透明的球体里好像有无数絮状物在其中起起伏伏。

 

抬起魔杖无声地用了一个除尘咒之后,阿诺德让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了预言球上,解除了它的禁锢。血液在魔杖的指挥下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纹路包裹了整个球体,从那些透明的缝隙里,能看到乳白色的絮状物逐渐融为一体,形成了一团透明的胶质,随即那团胶质亮了起来,发出了微微的金光。

 

一个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回荡在窄小的室内,反反复复:

 

“你能够完成你的心愿,但迷途的灵魂曾经的往事早已沉睡。”那个声音继续说道“哲人石的魔力固然妙不可言,但你接受了它,他就不能伴你永远。你知道,你的鲜血已经为你指明了方向。”

 

空中虚虚的浮现出一幅图像,阿诺德将它记了下来。就像按下了静止键的影片,不仅是图像的消失,连预言球上的血纹不见了,石室内失去了主要的光源,瞬间黯淡了下来。

 

像是得到了什么珍贵的礼物,阿诺德平静苍白的面孔浮现出了一丝红晕。幸好这里这么黑,他在心里暗暗地想到。他很快平复了下来,一些问题冒了出来。

 

他并不知道如何将自己和那人的关系更改为亲属关系会有什么结果,但他也知道这将会引起自己的不安。

 

阿诺德的心情变得复杂,将那枚已永远失去效用的预言球放回了架子上,头微微的向下垂着,那缕银白的头发完全遮住了眼睛。

 

他沿着原路返回,合上了滴水兽掩藏的通道,并布下了驱逐咒弄,再洗将入侵这里的可能性降低。

 

做完这一切,他才回到温暖的室内。

 

不管怎么说,地下室总是带有一种特别的阴冷,虽然阿诺德身体一直偏凉,并不能敏感的感知到冷热的变化,但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心理作用,他感到自己变得暖和了起来,连星期都顺带变得好了些。

 

他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但也并没有想要睡觉休息的念头,更是恨不得自己能够马上见到那人,分离的感觉是难过的,但时间毕竟过了那么久,他也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

 

指间流泻出一个时钟魔法,晶莹的绿色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

 

确实该睡觉了,他想。身体也感到了困倦,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自己陷入了柔软的被子里,时间从银黑色法兰绒幔帐里偷偷地溜走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换上了一身麻瓜的服饰,吃过了作早饭的三文鱼沙拉,他有些着急地出了门,直接幻影移形到了破釜酒吧。

 

大概也就才八点钟,酒吧里除了老板汤姆之外只有几个穿着睡衣下楼吃早餐的巫师,他的突然出现让酒吧里的众人将视线短暂地集中在了他身上,但它们很快就移向了别处。

 

阿诺德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就要离开这间昏暗的酒吧。汤姆显然是看出了他的意思,并没有向他询问是否要来些饮品,而是直接开了口提醒道:“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啊,别被麻瓜们给发现了,尊贵的先生。”

 

阿诺德点了点头,推开了破釜酒吧摇摇欲坠的门,然后他明白了汤姆话里的意思。

 

有一种事情叫做上班高峰期。

 

在人群中阿诺德拐进了一条人比较少的岔路,向前一直走,走到尽头再拐个弯就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地。到了这里,他的步子放的慢了下来,双手随意地插在衣袋里,看着经过的一家家商铺。

 

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冷空气令他感到了些许不适,他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来仔细的扣上了敞开的口子,能隐约看见手背上蓝色微凸的青筋。小心的对手呵了口气,看着它化成白雾被那股空气带走。

 

已经是深冬了,走在街上的人们都身着厚厚的大衣和保暖的毛衣,而阿诺德则只有一件单薄的黑衬衣和一件素色的灰风衣。路过的人们虽然表情严肃,但偶尔还是会有人投来好奇的一瞥,其中或许包含着“你穿这么少不会冷么”的疑问,但阿诺德并没有在乎它们,他知道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他又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将风衣的立领竖了起来,使自己看起来更暖和了一些。

 

在经过了书店,唱片店,汉堡专卖店之后,他在街角看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一家孤儿院。

 

阿诺德快步走了进去。

 

一位一头红发的女性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套装,一手,另一只手在一张表格上涂涂写写。应该是听到了门铃的响声,她啪的一声关上了手中的笔,站起了身,笑容可掬的脸微微有些抽动。

 

“欢饮您,先生。”那名女性随意的问着“您来是有什么么事么?”

 

“早安,夫人,”阿诺德接着说“我想要收养一个孩子。”

 

>>>

 

事情就这样成了。,一个混淆咒能轻松地解决所有。在向政府递交了一份带有夺魂咒的申请之后,一个名叫弗朗西斯·霍利哈德的金发男孩就成为了他的养子。

 

“再见,弗朗西斯,希望你能和普尔兰先生好好的生活。”怀特夫人在手续完成的第三天下午想孩子道了别,还是穿着那天的米黄色套装,而她的两眼显得空洞而无神。

 

“再见,怀特夫人,谢谢你八年来的照顾,我会想你的。”弗朗西斯对着他生活了七年的灰绿色建筑低声地说,脸上也相应地浮现出难过的情绪。

 

弗朗西斯·霍利哈德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在孤儿院里,上至怀特夫人,下至小朋友们,只要是和他说过话的,都会这样真诚的称赞他,而他也从来不要别人为他操心。

 

他有着柔软微卷的金色头发,湛蓝湛蓝的眼睛,灵巧的双手和一颗富于冒险精神和热情的心。这让他从小到大都有“行走的小太阳的”称号,而他也从来都乐于接受、

 

这么多年来,许多孩子来到孤儿院度过他们人生的一部分,有一个接一个的被领养。和他一样的的孩子在孤儿院中虽不至于没有,可以只有两个人。况且弗朗西斯这孩子这么热情可爱,怎么会没人想收养他呢?这让怀特夫人非常担心。

 

如果哪天和他同龄的孩子都走光了,他要和谁一起倾诉呢?

 

可是事实上,想要收养弗朗西斯的家庭并不在少数,可他却将他们一一好言地婉拒了。怀特夫人对此完全不持赞同态度。

 

弗朗西斯只是担心那些家庭里的大人们根本不会喜欢他的小秘密,而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是会不自己也得响起拒绝的话语。

 

——统统都不要,你们都不是!

 

这种感觉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而越发的强烈,仿佛他是一个忘记了许多事的人。

 

而伴随着这件事,另一件事也渐渐的被他察觉:他有时能够让杯子里的水漂浮起来,或者是想着拿什么时,那样物品会自己飞入他的手中。

 

最开始弗朗西斯在尝试让水在常温下凝结成冰块时被一个孩子不小心的瞧见了。娜哥孩子虽然觉得这件事十分有趣可是又对此感到恐惧——型号这之后不久,那个男孩就离开了孤儿院并逐渐忘记了这件事——但这也提醒了弗朗西斯一个残酷的事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的小秘密。

 

直到阿诺德的到来。
TBC
不要对我的文风抱太大希望啦
小学生文笔+希望提高的杉柳

评论(2)
热度(6)

© 杉柳飞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