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我的神,我爱您。

光影纠错【家教+网王】【十年后】

Chapter1
意大利,西西里。
八月下旬的这里总是这么凉爽,在某一个看似不起眼却对黑手党而言异常重要的海岸线上,一双眼睛隔着玻璃从很远的地方眺望这里,那是现任黑手党教父,彭格列十世,Tsunayoshi·Sawad·Vongola的眼睛。他眼底的棕色和温柔代表了他是一个善于隐忍,威严不容侵犯,心胸宽阔的人。此时,他正站在他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观察着海岸线上的一举一动。
沢田纲吉转过身,看着桌上地上小山似的文件,眼底的无奈显而易见,不禁感慨,这样天天批文件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时,从一世那里继承的超直感叫嚣起来,沢田纲吉头上落下几根黑线,他默默地捂脸,心想,这些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安分点,明明都已经二十多岁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为了一点小事就打起来,最后把整个大厅都打得连个渣都不剩,虽然不至于赤字,但是彭格列三百年的积蓄也不是这么花的,难道还是平时太纵容他们了?是时候给他们一些教训了。这么想着,他便不想等待着手下的报告,带上那从不离身的X手套,轻轻慢慢地走到了出事的大厅,一看,果不其然。
如果不是这十年的沉淀,沢田纲吉懦弱、易冲动的性格渐渐地消失不见,否则此时的守护者们早就被他一个X Burner给秒了吧,而现在,沢田纲吉用中等音量一字一句慢慢地说:“你们几个,要停手就趁早哦,不然一会儿发生了什么就不关我的事了。”因为打起来的人里没有云雀恭弥和六道骸——他们两个大概跑到离总部比较远的地方约会,哦不应该是调情去了吧,虽然云雀有很大的可能是被骸硬拉去的——所以沢田纲吉便不需要手下留情了。见他们还没有停下来的样子,于是牙一咬心一横心说这是你们自己自找的,便点燃了大空属性的死气之炎,来到了四人打斗的中心。
如果有人在这里,那么他就会看到和听到这样的瞬间:在一声‘死气的零地点突破·初代版’之后,烟雾散去,赫然是四座人形冰雕。正巧这时Reborn走来,沢田纲吉便对他说:“Reborn,我想回日本几个月,就当休假好了,嗯,把云雀前辈和骸一起叫去吧,毕竟这十年来他们也没怎么给我添过麻烦也没怎么休过假,怎么样?”
本来满心认为Reborn会拒绝,于是沢田纲吉又加上一句:“那文件你偷偷传给我,我会批的。”果不其然,沢田纲吉看到Reborn的嘴角向上翘了一下,说:“好啊蠢纲,敢对老师这么说话,不过你说的也不错,那就按你说的办好了。”然后便给旁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沢田纲吉从正门出去,经过超直感的提醒,左拐右拐之后,在彭格列总部后面的一片森林里的一片开阔的空地上找到了云雀和骸。说:“云雀前辈,骸,我告诉你们一个比较不错的消息,”沢田纲吉顿了顿,就听见云雀说:“草食动物,什么消息,群聚的话,咬杀!”骸也说:“kufufufufu,彭格列,什么消息”于是沢田纲吉继续说:“Reborn给了我们几个月的假期,可以回日本,只有我们三个,云雀前辈你应该会回去的吧。”果然,云雀的眼睛一亮,说:“三个人的话,算不上群聚那么草食动物,回去吧。”“kufufufufu,小麻雀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于是他们又回到了总部,那几座冰雕已经吩咐人放到了冷冻室里了,为了防止冰块里的人出来,沢田纲吉特地让云雀和骸快点收拾,因为不想群聚,又想快点回去,所以这次云雀难得的没有咬杀他。
待他们都收拾好之后,沢田纲吉通过电话订了三张从意大利飞往日本的头等舱机票,然后开出总部的一辆银灰色法拉利之后,半个小时,他们到达了机场。
飞机的头等舱里,坐着几个人,但这些人之中有三人显得格外特立独行。其中一个从包里翻出大量文件,拿出一只镶钻的钢笔,以极快的速度批阅着;一个完全无视周围的人在座位上打着瞌睡,但所有人都不敢去吵醒他以免被咬杀;最后一人看着浅眠中的人不时发出‘kufufufufu’的诡异笑声。因此,没有人敢打扰他们。
飞机很快便降落了,沢田纲吉叫醒了云雀和骸,三人一起走出飞机,无视了因为他们三人出众的长相而尖叫的诸多花痴女,头也不回的走出机场,分了两路走着。云雀和骸是一个要回并盛一个要回黑曜,因为同路所以他们便一起走,而沢田纲吉则是要去东京。
在东京找好住处后——因为这十年来要不断的出任务,所以在全世界的各地都有随时可供住宿的房子,并且家具生活用品之类的都有——沢田纲吉就把自己简单收拾的一些行李安顿好,洗完澡,换好衣服,来到了东京的一间比较低调又服务质量不错的一家理发店要求染发。
沢田纲吉在理发店的镜子里打量着自己的形象,一身绝不会引起怀疑的休闲装,一头长到腰的深棕色头发,精致的五官,棕色的眼瞳,这种打扮绝对不会让人认为是黑手党教父,不,甚至不会被认为是黑手党。然后为自己以后的几个月的休假考虑形象,因为是休假,所以不会想被分部的人认出是boss然后来打扰自己的生活,这就是沢田纲吉来到理发店的最终目的。
最后沢田纲吉选择了淡淡的铂金色作为自己的发色——因为见识到了一世的云守阿诺德的实力而十分羡慕怀疑是因为发色的原因——染色完成后就付钱离开,上了一辆计程车去了东京最大的一间商场为自己购买了一副黑色的美瞳和一些书籍。
因为怕自己这身新行头会被骸和云雀认不出来所以沢田纲吉特地去了趟并盛和黑曜,但十分出乎意料的是,云雀和骸完全没有认不出他,而且云雀还和平时一样直接冲到他面前,手微微向下倾斜,藏在袖子里的浮萍拐就滑到了云雀手中。这样行云流水的动作无非是认出他是沢田纲吉并且想要将其狠狠咬杀,于是沢田纲吉头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评论(3)
热度(4)

© 杉柳飞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