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我的神,我爱您。

战争的国家

浓重的乌云笼罩了这片孤寂的土地。
硝烟依稀还未散去,仍然在这土地上来去飘摇。天地间仍是一片混沌,但隐隐的能看见几个人的身影。有个人似乎默默地点上一支烟,给这片混沌浓郁了一些黑暗,另一个似乎在胸前小幅度的画了一个十字,向天祈祷。在他身后的那人一手拿着不知名的物品默默着擦着手中的武器上溅上的鲜血。
寂静,一片死寂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无人开口。
好像每一次大战之后,都能看见这些人默默这些事情。
此时,硝烟散去,还不能清晰的看见这些人的面孔。但能看见他们静静地在那儿或立或坐,一言不发。他们身材高矮不一或胖或瘦但都一样,像冬竹,坚韧,有力,任凭晚到的风雨冲刷他们清秀的脸庞。虽然毫无血色,但也暗暗地给这片死寂的土地增添了几分生机。几件早已添上血色的单色黑风衣显示出他们的神秘,来无影,去无踪和变幻莫测,直到烟消雾散,沉寂的一生。
这片血染的土地,见证了哈拉里永不停息的战争。
这时似乎又有几个人跑了过来,数数,加上刚才的三人正好六人。同样的服装,他们似乎是同样并肩作战的战友与伙伴,都带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胸前的铭牌标志着他们所属的国家。
同样的意志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土地上,为了生存,必须拿起武器且抛弃可笑的善良,自尊与天真。 

 


评论
热度(3)

© 杉柳飞柏 | Powered by LOFTER